搜尋
  • Candice Mak

今日集團宣佈消息

樂風集團宣佈,委任梁鎮峰為投資管理總監,以強化其房地產投資平台,主要負責集團的物業收購、投資者關係及資產管理業務。


梁氏以一級榮譽畢業於香港大學,曾於仲量聯行任職10年,並出任香港資本市場(投資部)董事一職,主要為客戶就香港物業組合的收購和出售提供意見,現為21至23年香港測量師學會產業測量組理事會成員,以及21至24年上訴審裁團(建築物)成員,而19年時榮獲皇家特許測量師學會的「年度青年測量師」大獎。


此外,樂風亦於去年聘請仲量聯行前項目策略及顧問部董事孫慧茹,負責帶領集團的項目銷售及營銷團隊,孫氏擁有逾16年行業經驗,在協助發展商及投資者處理一手物業銷售,以及制定銷售策略上擁有豐富經驗。 樂風委任梁鎮峰作投資管理總監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pp/2295782/即時-地產-樂風委任梁鎮峰作投資管理總監



前立法會議員詹培忠與其兒子詹劍崙等4人,被指為上市公司配售可換股票據時,涉嫌隱瞞秘密「買殼」協議,被控串謀欺詐聯交所等罪,今(26日)在沙田法院再提訊。控方申請將案件轉介區域法院處理,申請獲批,案件將於6月16日在區域法院再訊。詹培忠的代表律師指,將會申請終止聆訊,並透露已另聘請資深大狀清洪處理案件。


代表詹培忠的大狀另透露,會申請將王蓓麗的案件分開。而代表其兒子詹劍崙的大狀在庭上透露,得悉清洪大狀曾去信律政司,因此要求控方披露信件內容及律政司回覆,又一度要求押後轉介程序,要求律政司要先行作出披露。


兩歲男童因氣促等病徵,父親送他到兒科專科醫生梁蔭基的診所接受霧化機聞氣治療時,情況突然惡化,送院後不治,男童的死因研訊今(26日)續,診所助護供稱,她當日接到指示到成功召救護車用了約3分鐘,當時男童已在急救中。惟據相關錄影片段,從指示召車到男童進行急救足足隔了10分鐘,助護對此出入未能提供解釋,死因裁判官何俊堯遂質疑:「解釋唔到,因為你講嘅嘢唔係真囉?」


何官質疑,男童由戴上霧化機面罩,到進行急救,期間相隔了10分鐘,林聲稱召救護車只用了約3分鐘,林自言:「解釋唔到。」何官再質疑:「解釋唔到,因為你講嘅嘢唔係真囉?」林否認並謂:「我印象入面,真係醫生叫我,我即刻做(召急救車)。」但她同意其說法與閉路電視紀錄不吻合。林亦承認她沒有正式護士資格。


西灣河2019年11月「黎明行動」的示威有警員開槍,事件中受槍傷少年「熊仔餅」及另一男子,被控企圖搶槍及阻差等罪,案件今(26日)在區域法院續審,控辯雙方律師作結案陳詞,控方指警員未舉槍時兩名被告已步步進逼,中槍少年的律師卻認為開槍警當時驚惶失措,過度敏感,把撥開槍視為搶槍。法官把案押後至8月29日裁決,兩名被告准繼續保釋。


首被告周柏均在事件中槍,代表他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稱,案中其中一個爭議,為周當時的動作是撥開手槍,還是意圖搶槍。駱指從錄影片段可見,警員A當時驚惶失措,駱質疑警員A會否因經驗不足,「咁嘅大場面過度敏感」,把撥開手槍視為搶槍。


2歲男童到兒科診所接受霧化機治療,期間心臟停頓,送院搶救不治,死因庭續今(25日)續就其死因作研訊,診所內資歷最深的護士作供,她稱當日醫生吩咐要人為男童安排霧化機及召救護車,並要每兩分鐘查看男童一次。她安排了資歷最淺的護士準備儀器,她則往打電話,期間同事問儀器使用問題,她遂再委託另一同事召喚救護車,她之後未有追問情況。死因裁判官質疑,救護車遲遲未到,她可有懷疑,護士回應稱當時無諗過。


#lofter_group_job #lofter_group_linkedin #lofter_sign_up #one_bedford_place_hong_kong #lofter_app #lofter_download #樂風集團背景 #樂風集團上市 #樂風集團新聞 #樂風集團洗衣街

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