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Candice Mak

區院刑事案件DCCC35/2021

已更新:10月12日

[2022] HKDC 16證人作出安排及規定[2]。12.案例已確立以下法律原則:的查詢。因此,本席認為保密令不會嚴重影響辯方的辯護。9/2013,法庭亦確認容許證人在屏障後作供以致公眾人士不能看到證人的(第八被告)多番批准保密令,辯方日後難以追查有關證人的信用歷史,影響辯方的辯護,因] 2 HKLRD 270,法庭為了維持執行監察職務的警員的匿名身分,止披露身分令、作供時使用屏障及特別通道。施已經能夠提供足夠阻嚇性,有關證人被「起底」的風險微乎其微。知道。本席認為若然證人如辯方所建議以特別戰術小隊隊員的身分作供,公眾仍香港特別行政區/2013 判詞第12段23.至於辯方提及的信用歷史監察,控方確認就本案而言已經向辯方提供要辯方向控方提供這些資料,本席相信控方理應可翻查相關案件資料以回應辯方會知道。因此,第三被告提議法庭可以考慮要求這些證人作供時公開他們的名字人的人身安全,令他們負附上龐大的心理壓力。控方亦指任何法規也不能完全避的特別任務連的隊員。雖然兩者的工作性質不盡相同,但基於他們各自的工作性別戰術小隊的成員包括特別任務連的隊員。辯方更指出這是公開的資訊,公眾也人士仍然可以聽到有關證人的作供。



(2)公平審訊指對辯方及控方而言均是公平。以聽到該些警員的供詞(判詞第4段)。主審法官:方的利益、權利及自由後,才決定是否需要就公開審訊作出任何限制[4]22.控方援引的 A v British Broadcasting及警務處職員編號,但不需要公開他們駐守的單位,而辯方也不可以詢問這些證了相關的回應。本席認為即使傳媒報道不能顯示證人姓名或警務處職員編號,報出席人士:們是特別任務連的隊員。辯方指本案的其中一名警員曾經在另一宗案件以特別戰媒的報道自由。( 張潔宜 )證人的容貌,被告及辯方律師仍然可以清楚觀察相關證人作供時的神情舉止,因引起公眾好奇,增加公眾及傳媒發掘關於這些證人的資訊,從而增加證人身為特擔憂,以致影響他們的證供。剔除[1]。也會影響特別任務連的工作。權利及自由,才決定是否有需要作出保密令。25.辯方曾提議證人作供時不公開駐守的單位。本席認為這建議也有機會6.第三被告反對控方的申請,其餘的八名被告不反對有關申請。訴2.控方申請的理據指特別任務連隊員的身分受到高度保護,與其日常工作8.第三被告指有關證人可以以特別戰術小隊隊員的身分作供,無需透露他(4) 公開的司法公義有助防止法庭的不恰當行為,增加公眾對料也透露了有關證人的職級及警務處職員編號,再加上屏障只是令公眾不能看到Corporation [2014] 2 WLR 1243的判詞中亦庭裁定為不誠實的證人,當中仍然存在漏洞。因此,辯方主要依賴媒體的報道以日期:可逆轉的影響。。[3] HKSAR v Shamsul Hoque, HCCC 3792021年12月15日身份保密令及相關申請的裁決(第七被告)。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張潔宜道中必然會提及被告的名字,甚至是審理案件的法院、日期及/或案件編號。


只雷健昌[2] HKSAR v Shamsul Hoque, HCCC 379供的方式作出規定。即使現行法例已經就着某幾類證人的作供方式訂明了相關的規定及安排,這並不限制法庭在普通法下仍然可以就其他類別的任務連的隊員獲准在屏障後作供,及使用特別通道;作出限制。9.此外,第三被告指有關命令有違公開司法公義的原則。辯方指監察證人[1] A v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分令、作供時使用屏障及特別通道(以下統稱「保密令」)。能共存。有援引其他案例,確認法庭在適當的情況下就作供的警員或軍人,頒發身分保密司法的信心。然而,若公開的司法公義會引致不公,法庭必須平衡各李翠婷7.針對第三被告的審訊而言,辯方確認即使法庭批准控方的申請,也不會13.因此,法庭必須謹慎審核申請的理據,考慮及平衡所有相關的利益、刑事案件2020年第410號及2021年第35號(合併)身分曝光,以便相關警員將來可以繼續有效地執行特別任務連的職務。[5]。(1)法庭要確保審訊是公平。資料,增加他們身分曝光的風險。至於該名證人在另一案件以特別戰術小隊隊員(2) 被告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與證人得到保密令的保障並非不(第六被告)作供,並指出他身為特別任務連隊員的身分並沒有因此而曝光。辯方認為本案的(1) 高等法院刑事案件2003年第243號的審訊中,特別區域法院10.辯方重申本案沒有證據顯示有關的證人已經受到滋擾,他們被「起底申請郭憬憲先生,由法律援助署委派的張志宇律師行延聘,代表第三被告4.此外,控方認為由於各被告完全知悉有關證人的身分,而相關的審訊材16] 3 HKLRD 386 判詞第65-68段羅偉洛17.至於被告的一方,辯方確認法庭頒下保密令並不會引致不公平的審訊相關的職務。有可能聯想這些證人或許與特別任務連有關,從而嘗試發掘更多關於這些證人的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