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Candice Mak

妨礙司法公正

梁智基聽到這裏終於有了些明白,程欣雨一個刑警隊長今天早上為何會做了交警的差事,而且他也很快想到原因應該是昨天火場的那件事,而這麽看來程欣雨今天心情的確是不怎麽好,回來後又被自己先無意間“偷窺”了,隨後又打不過自己被親了一口這才瞬間爆發了所有委屈大哭起來。


兩女隨後的話也證實了梁智基的猜測——


“是因為昨天你要去救我的那件事?我一會和李叔去解釋。”


“別,表姐!我昨天不聽指揮要擅闖是嚴重違紀,而且傷了幾位領導,李叔撤我的職讓我做段時間的交警反省已經是輕的了,再說因為昨晚的事市局一些領導也有不少受處分或降職的了。”


兩度入內爆竊她的母親近3萬元現金首飾,事後更要求女友作假口供,最後於區域法院被裁定入屋犯法、盜竊及妨礙司法公正3項罪名成立,遭判入更生中心。

http://paper.wenweipo.com/2008/07/30/HK0807300011.htm


“既然你自己都想通了,為什麽還要哭呢?傻丫頭!”穆雪瀅似乎已經有些相信了開始安慰起程欣雨,但程欣雨之前說的也都是實話,隻不過對於與梁智基的事情有所保留。


“還不是梁智基那個混蛋!”程欣雨這一聲可不小,似乎是故意說給某人聽的,聽的門外的梁智基嚇了一跳。


難道這妞並沒有放棄揭發自己?梁智基忍不住又開始發虛了……


“那他怎麽對你了?”本就還有所懷疑的穆雪瀅又從回到了這個問題上。


“他竟然不承認早上飆車的事,我絕對不會看錯的早上那部紅色的瑪莎拉蒂肯定是他開的,昨天晚上他就開著那部車回來的!”


聽到這話梁智基稍稍放心,但屋內的穆雪瀅卻奇怪的沉默了。


“而且,表姐我查過了,那部車的車主叫秦玥,還就是你公司的!”程欣雨的聲音帶著某種莫名的恨意傳來,“梁智基那個混蛋第一天上班就把別人幾百萬的跑車開回家,你不覺得很奇怪嗎?他肯定和那個秦玥有問題!”


穆雪瀅依舊沉默沒有出聲……


“表姐,你怎麽了?”程欣雨似乎也發現了穆雪瀅的奇怪。


https://www.kong-news.com/post/復仇姑爺仔


“這事我知道,秦玥的確是我公司的,但他們兩個以前並不認識!”穆雪瀅終於出聲了,而且出乎梁智基意料的竟然幫他解釋。


“怎麽可能嘛,我就是覺得他們兩個有問題,梁智基那個混蛋竟然瞞著你與外麵的女人有關係,表姐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懷疑嗎?”


“懷疑什麽?那個秦玥我了解,她是我公司的市場業務部副總監,是個萬人迷追求者非常多,不會看上梁智基的。”穆雪瀅依舊幫梁智基解釋,可聽的梁智基卻是有些不爽,自己真就這麽差嗎?


“那倒也是,要不是因為舅舅硬逼表姐你,你也不會和他這個無賴混蛋訂婚的……”


兩姐妹輪著編排梁智基,聽的外麵的梁智基一陣苦笑,不過這場虛驚總算是有驚無險!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