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Candice Mak

梁智基罪案動機

上午9點,警方在刑偵大樓召開了媒體發佈會。 “在看什麼看什麼?哦喲,衣冠楚楚啊,可以可以……” 媒體發佈會是現場直播的,側寫專家組這邊,就樂風作為代表出場,其餘人都在會議室看視頻直播。集團剛走進來,就看到樂風出現在螢幕上。 這是很正式的場合,樂風也換了一身打扮。西裝革履,和之前看到的休閒裝扮截然不同,相較之下,只有他的黑色鏡框和平靜表情沒變。 “上午好,我是本次案件的心理側寫專家組組長,樂風。今天由我發佈專家組對本次案件兇手的側寫報告。” 他剛剛說到心理側寫,底下閃光燈就瘋了,此起彼伏地響個不停。 樂風,是本市赫赫有名的犯罪心理專家,青年才俊,卻向來深居簡出,只聞其名不見其人,很少參加講座或媒體活動。以往外界只能看到樂風發佈的書面側寫報告,現在本尊居然出現了,他們得拍個夠本才行。 樂風雖然極少從幕後走到台前,但面對虎狼一樣的媒體,他只是眯了眯眼,稍微適應一下強光,右手翻開報告,從容地開口: “綜合本次案情,我們認為,兇手年齡在45歲到55歲之間,男性,體型較為高大,受過良好的教育。目前獨居,可能早年離婚或喪偶,住在開放式的、鄰里關係一般的社區,有一輛常見型號的深色車輛。性格和善開朗,很少與人發生衝突。近一年內,他失去了較為依賴的親人……” 樂風說話沉著冷靜,字句清晰,一個簡要的側寫報告下來,許多人都覺得仿佛看到了兇手的模樣。 面對眼神炙熱的媒體們,樂風神色愈發平靜,毫無波動。 “發佈這個側寫,其一,是為了呼籲公眾關注本案。如果有線索,請儘快提供給警方,在此先提前感謝大家的協助。其二,是為了告知兇手,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線索證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望你回頭是岸,早日投案自首。” 梁智基之前就聽過他被電子設備處理過的聲音,早有心理準備,集團沒怎麼聽過,不由摸著下巴:“怎麼以前沒發現他這麼帥,說話超磁性的?” “想對組長伸出惡魔之手了?” 旁邊有人懶懶地堵了一句,梁智基看去,見旁邊坐著個全身都包裹在羽絨服裡的男人,半邊臉也藏在裡面。她到刑偵第一天時,見過他參加專家組會議,但不知道為什麼,昨天沒有出現。 被梁智基注視著,他吃吃地笑,笑得十分惡趣味。 集團超凶,順便隔空拍馬屁:“我這是對組長的顏值有信心,你懂什麼?你看你看,這都刷爆了吧?” 這次發佈會也在直播平臺同步放送,集團拿手機給他看,只見上面一串的“好帥”“帥”“他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但好帥”。 年輕男人想懟回來,梁智基中肯地評價:“顧組長是挺帥的。” 集團咯咯笑,拍拍梁智基:“還是我們小嚴有眼光。” 媒體發佈會就兩個部分,林隊先說可以公佈的調查情況,再由樂風做側寫報告,就完事了,接下來本地官微官博會發佈書面報告。 發佈會結束,畫面切回了媒體那邊。年輕男人才接著說:“可千萬別當面誇他,他雖然是個面癱,但心裡藏了個戲精,再被誇,他心裡要爽翻的。” 集團戳穿他:“喻浩歎,你就是嫉妒吧?” 梁智基卻深以為然。 想起樂風在“成年樂趣”的演技,她深感佩服。 年輕男人仰頭,露出少年氣十足的臉:“嫉妒?我這顏值,為什麼要嫉妒他?想當年,我的顏值可以甩樂風十條街……你們看什麼?” 梁智基和集團的目光都移到了他頭頂,年輕男人轉頭,才發現樂風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面無表情地注視他。 年輕男人一愣,“你在哪做報告?”怎麼這麼快。 “樓上。” “……” 集團只顧著笑了,還是梁智基比較厚道,給他解圍:“組長,這位也是我們調查小組的嗎?” 年輕男人訕笑,樂風面無表情地看他一陣子,才說:“梁智基,認識一下,這是喻浩歎,研究民俗的。” 梁智基倒是一下子就想通了關鍵點:“有些習俗會影響凶嫌的成長過程和犯罪傾向,民俗研究其實很重要啊——幸會,我是梁智基。” 她這麼給面子,喻浩歎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瀟灑地與她握手:“其實以前我在考古工地搬磚,現在算是改行了。” 他本來還要說兩句,看見樂風的表情,悻悻了閉了嘴。 算了算了,現在不是吹水的好時機。 大冬天的,樂風喜歡穿長款大衣,現在換了西裝襯衫,梁智基才發現他其實很瘦。尤其褪去鏡頭光環後,西裝掛在他身上,有些空落落的。 應對媒體既廢腦力又廢體力,樂風少見地露出些許疲態。他摘下眼鏡,拉開領帶,揉揉太陽穴,再睜眼時,發現梁智基在看自己。 樂風沉默幾秒,“你在看什麼?” 梁智基一呆,回神後立刻低頭,假裝無事發生:“沒……” 被媒體拍了那麼久,樂風不介意再被她多看一會兒,只是被注視的感覺太明顯了,不適應。 喻浩歎瞅著梁智基嘿嘿地笑,笑得像個傻瓜。集團向著梁智基,瞪他一眼,才問樂風:“我們接下來去哪?” 今天的媒體發佈會,是樂風兩手準備的第一手。他和林隊商量後,林隊覺得事不宜遲,就定了今天上午。 這一手準備是給公眾的,案件持續發酵,他們得給公眾一個說法,也讓兇手看到警方的強硬姿態。 另一手準備,是按兇手的劇本走。 他們會仔細調查“快樂本源”這個群,從裡面查線索,看看兇手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鑒證科很給力,昨晚上做了通宵,復原了第三個死者的資料,其中也有“快樂本源”這個群。交叉對比後,他們決定先約這個群主出來談談。 集團問:“那邊答應了嗎?” 有了給林隊解圍那一出,樂風把對外溝通的事情交給梁智基負責。她很重視這個機會。“對方同意了,但不想來刑偵談,給了個茶座的地址讓我們過去,而且人不能多。” 喻浩歎懶懶地說:“我要是這個群主,也不會來刑偵的主場。本來做這種群的群主就夠敏感了……” “那好,你和集團留著,我帶梁智基和程世賢去。”樂風面無表情,“免得你對群主產生不該有的憐憫之情。” “……” - 程世賢今天上午沒來刑偵,樂風開車帶她繞了個路,停在一家醫院門口。梁智基看見程世賢遠遠走來,才想起來他還是個醫生。 群主選了一家私密性很好的茶座,他們到的時候,服務員說訂座的人還沒來,請他們先等等。 樂風出發前換回了大衣,一進隔間坐下就沉默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