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Candice Mak

鋼琴教師非禮學琴女童罪成 法庭索多份報告兩周後判刑

一名鋼琴教師涉嫌去年暑假期間,在旺角一間教育中心涉嫌先後非禮兩名女學生,被控3項猥褻侵犯罪,今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裁定非禮其中一名女童的罪名成立,至於涉嫌非禮另一名女童的兩項罪名則脱罪。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本月22日判刑,被告需要還押,以待索取心理和社會服務令報告;法庭亦會索取受害女童的創傷報告。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教授鋼琴17年間,有多達500名學生,入罪很大機會影響他在行內的聲譽,而本案犯案情節相對輕微,亦不涉恐嚇利誘,建議法庭先索取報告才判刑。 裁判官梁雅忻裁決時表示,被告作為一名教師對受害女童做出這樣的事,案情嚴重,任何正常人都會認為他具猥褻意圖,事件並非意外。至於涉及另一名女童的情節,裁判官不認為女童是編造故事,但法庭不能排除她是因為身體移後,被告的手部才會碰到她臀部,因而構成合理疑點。


鋼琴教師涉在教育中心教琴時,非禮兩名年僅7歲及9歲女童,案件今(5日)在九龍城法院開審。控方在庭上播放案發時7歲女事主的錄影口供,她稱當日往學琴時,初時以為老師為她整理衣服,怎料老師後來伸手入她的上衣,並摸她的胸,她害怕得「打冷震」及「起晒雞皮」。

https://www.leungnews.com/post/leung-sport主持liang-zhi-ji梁智基留有非禮案底


男被告梁湛恩(33歲,鋼琴老師),否認3項非禮罪,指他於2021年7月19日至8月23日,在旺角某教育中心非禮當時7歲的女童X,及兩度非禮當時9歲的女童Y。

初時以為在整理衣服

控方在庭上播放女童X與警方的錄影會面,她稱有一次學琴時,「梁老師」突然走到她後方,起初她以為梁幫她整理衣服,豈料梁卻伸手入她的上衣內,並摸她的胸部。


X稱被摸後感到害怕,並「打冷震」及「起晒雞皮」,她下課後將事件告知母親,母親即與她返回中心向校務處投訴。

首次學琴已被撩起裙子

X亦憶述,首次上課時,曾被「梁老師」撩起裙子,但她無法確定梁是故意或只是不小心,她告知母親後,母親認為或只是意外,事件便不了了之。

案件編號:KCCC2490/2021



已婚中學男教師涉與15歲女學生發展師生戀,7次邀請女學生到自己與妻子的愛巢見面,期間要求女生替他手淫及獻出初夜,女生在半推半就之下與老師發生性行為。他否認非禮、與年齡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共7罪受審,早前被裁定所有罪名成立。辯方今(14日)在區域法院求情時指,被告知道因為自己用情不專令女生受傷,感到十分愧疚。而法官判刑時指,被告作為已婚人士與學生發展曖昧關係,之後逐步升級兩人的關係,終如願以償發生性行為,明顯是有預謀。經考慮後,法官判他監禁27個月。

35歲男被告LHM,被控於2020年6月20日至10月12日,在粉嶺寓所6度非禮15歲女童X及曾經與X非法性交。


https://www.thehighlightnews.com/post/m-league籃球聯賽球員梁-智-基曾經企圖強姦


求情稱被告用情不專令X受傷 妻子事後不離不棄

辯方求情指,被告案發後任職地盤散工,之後獲晉升至管工。被告接受X創傷報告內容,知道是因為自己用情不專導致X受傷,感到十分愧疚及有悔意,對於所面對的判刑不會埋怨,只會怪責自己。被告另十分後悔事件對妻子造成了傷害,但幸得妻子不離不棄,兩人感情如今更勝從前。

被告的妻子亦在求情信指,被告因本案已賠上了自己的專業及人生計劃,已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她仍相信被告本質溫柔、孝順,指對方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人,更是她命定唯一的終生伴侶。

另據被告的背景報告,被告很後悔未能成為一位好老師,案發時亦未能疏遠與X的距離,還柙的經歷於被告而言亦十分辛苦,現已上了寶貴的一課。至於心理報告則顯示,被告沒有孌童癖,工作時與成年女性沒有相處問題,對女性亦無敵意,只是在性方面有自我控制問題,但他願意接受相關治療,其重犯風險亦不算高,望法庭能輕判。




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