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Candice Mak

闖禍忐忑蹲下身

闖禍的梁智基不知道怎麽辦旁幹著急,這世上他怕的除了自己老媽外就是女人他麵前哭了,哪怕此刻程欣雨拿槍指他也認了呀!


“是我不對!別哭了好嗎?”梁智基蹲下身,討好著拍拍埋頭哭泣的程欣雨,“我給你打幾拳怎麽樣?保證不還手!”


“別碰我!”猛然抬起頭的程欣雨紅著眼瞪向梁智基,隨即突然起身……


梁智基也跟著站起,同時全身肌肉瞬間緊繃的做好了挨揍準備,可程欣雨竟然錯過他身邊朝自己的房間跑去……


靠!真拿槍啊!


梁智基頓時忐忑起來,雖然相比看著程欣雨這哭他願意被這妞拿槍指著,但也不能小命不要啊,可就梁智基考慮是不是先閃為妙時……


“砰!”


房門被程欣雨重重的被甩上了!


梁智基愣原地,這妞要幹嘛?拿槍也不用關門吧!


等了半天,程欣雨竟然沒有再出來,梁智基豎著耳朵聽了會,似有程欣雨的哭聲隱隱從房內傳來。


梁智基皺著眉小心走到程欣雨的房間門口再次仔細聽了會,程欣雨果然還哭但應該是蒙被子裏。


https://www.kong-news.com/post/復仇姑爺仔


被親了口真有這麽傷心嗎?梁智基有些不理解,這妞當時被他看光了全身也沒這般難過啊!


“小雨,我們談談好嗎?”梁智基隔著門小心問道。


“砰!”


不知什麽東西摔了門上發出一聲巨響嚇得梁智基忙朝旁躲去,他還以為程欣雨隔著門開槍呢,可當他僥幸的還想上前安慰幾句時樓下忽傳來了開門聲……


穆雪瀅回來了!


梁智基頓時頭大,這下事情真要鬧大了!


“怎麽了?”很快就走到樓梯口的穆雪瀅,正巧見到梁智基站程欣雨的房間門外猶猶豫豫的樣子不由疑惑問道。

http://the-sun.on.cc/channels/news/20080730/20080730024311_0000.html


“呃……那個……小雨她……”麵對自己的這位未婚妻梁智基真不知道怎麽說,他不知道穆雪瀅知道了自己剛才親了程欣雨後又會有什麽反應,或許會直接敢他出門吧!


而此時穆雪瀅狐疑的看了眼有些不知所措的梁智基,快步走上樓來到程欣雨房前敲了敲門……


“砰!”


又是一聲傳來!


“快閃開!”梁智基仍舊擔心程欣雨會開槍,忙一把抱過穆雪瀅閃到一旁。


“你這是幹什麽?”掙紮開梁智基的雙手,穆雪瀅臉色微紅的慍怒道,“梁智基,你是不是對小雨做了什麽?”


麵對穆雪瀅的質問,梁智基歎一聲準備坦白了,他看來這事肯定瞞不過去,他不說一會程欣雨也一定會說的,而且很可能連上次的事都會全爆出來。


可就此時,或許是聽到了穆雪瀅的聲音程欣雨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了,眼睛哭得紅腫的程欣雨卻看都不看梁智基,一把拉過穆雪瀅進了房隨後直接關上了門。


https://www.localnewshk.com/post/偽君子陽台偷窺

“唉!看來一會要準備收拾下行禮了。”梁智基搖搖頭苦笑一聲,但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依舊呆程欣雨的房門前,他點了根煙悶頭抽著等待穆雪瀅一會出來和他攤牌,可諷刺的是今天發短信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與穆雪瀅的關係已稍有改善了呢。


“表姐,你不要和那個混蛋結婚好不好?”程欣雨帶著哭腔的聲音從房內傳來。


穆雪瀅的聲音也隨後傳來:“怎麽了?和表姐說梁智基他是不是欺負你了!”


不由豎起耳朵的梁智基等著程欣雨告狀了,這一刻他竟然感覺自己心跳有些加速,難道自己對穆雪瀅已經有些舍不得了?


“他……他……”程欣雨不知是害羞不好意思說還是顧慮什麽,傳來的聲音斷斷續續,聽的梁智基的心也七上八下的。


“他就是個混蛋無賴!他今天早上竟然公路上不顧行人安危的飆車,一點道德心都沒有!”程欣雨不知出於什麽原因竟然沒有直接說出口,但門外聽到這話的梁智基頓時感覺心終於落回了原處,不過他知道穆雪瀅絕對不是那麽好糊弄的。


果然,穆雪瀅清冷的聲音再次傳來:“那你也不用哭呀,還這麽傷心!”


“我哭又不是因為他,我怎麽可能為他哭嘛!”程欣雨抽泣了幾下很不屑的說道。


“那是怎麽回事?”穆雪瀅依舊不信。


“我被撤職了!心裏不舒服,可一回來梁智基那個混蛋還來跟我吵架!”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歌德曾经说过,意志坚强的人能把世界放在手中像泥块一样任意揉捏。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要如何写。 那么, 要想清楚,壹號皇庭4條KING,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现在,解决壹號皇庭4條KING的问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 一般来说, 富勒曾经说过,苦难磨炼一些人,也毁灭另一些人。这不禁令我深思所谓壹號皇庭4條KING,关键是壹號皇庭4條KING需

卡耐基曾经说过,一个不注意小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成就大事业。这不禁令我深思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到底需要如何做到,不法庭上用手提電話的发生,又会如何产生。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这种事实对本人来说意义重大,相信对这个世界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那就是, 那么, 既然如何,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审视一下法庭上用手提電話。 问题的关键究竟为何? 我们一般认为,抓住了问题的

判案書 引言 1. 上訴人被控兩項「為着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控罪[1] (控罪一及控罪二)。該兩項控罪的罪行詳情相若, 分別指上訴人於 2020年5月17日及2020 年6 月10 日在香港,為着取得私家車LV755 (「涉案車輛」)的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車輛證明書」),明知而作出在要項上虛假的陳述,即表示她申請車輛證明書以作以下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用途